今天是
站内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鹰文化 > 鹰网资讯 > 画院新闻 > 正文
鹰与鹰文化
来源:不详  访问:54  时间:2012/6/27

鹰与鹰文化

                                 陈旭霞


鹰,大自然的骄子,人类的朋友。它的勇敢,力拔群山的雄魄,给人以神的感染和力的勃发;它的无畏,傲视环宇的气势,乃至它的神秘,令人崇拜。千百年来,人类一直在研究鹰,渴望对鹰有更多的了解,“鹰之歌”展事为我们提供了机会。经过多年的筹备和近一年的艰苦工作,众多艺术家和鹰文化爱好者纷纷以鹰为题材,利用书法、绘画、摄影、诗词、论文、楹联等形式寄意抒情,创作了大量优秀作品,成功举办了“鹰之歌文学艺术作品展”,并出版了《作品集》,这不但为传承民族艺术,弘扬鹰文化,振奋民族精神,让中华民族这只雄鹰,傲立时代峰巅,再振雄风,做了件大好事,而且对于“繁荣生态文化,建设生态文明”也是很大的推动和促进,可喜可贺。


鹰,指鹰科猛禽的总称,包括鸢、鹰、鹗、枭、隼、鹞、雕、鹫、鵟等六十多种。她是一种非常美丽的猛禽。它哲人般锐利的眼睛,雷厉风行的翅膀,比刀剑更坚韧的双爪,既能擒飞鸟,也能捉野兽,有以小胜大的本领。被誉为“百鸟之王”。鹰是自然界中最长寿的鸟,通常可以活到70岁。但当活到它生命历程的一半时,它的喙和爪将变得又长又弯,令它难以进食,这时需要忍受极大的痛苦,利用岩石将自己的喙打掉,长出新喙,并用新喙拔掉不再锋利和敏捷的指甲,又用新长出的指甲拔掉钙化的羽毛,像凤凰涅槃一般,获得新的生命力,重飞蓝天。鹰还能预知自己的死亡。它们会在死亡之前飞进深山老林,独自等待死亡,并且呼唤同伴,将尸骨抛入人迹罕至的深渊之中。尤其是鹫,它有一个其它猛禽恶兽无法比拟的长处,即在翱翔之中,会利用高空强劲的气流把它的排泄物风化得无影无踪,干干净净,不让一星一点撒落地面。即使在它自己死亡之时,也要腾空万里,一直朝着太阳飞,直到太阳和气流把它的躯体消溶尽,不留一点痕迹在世间。人们从来没有看见过秃鹫的尸体,这使它本身具有了神奇的魅力。


人类对这种或翱翔于蓝天或出没于丛莽的雄俊身健、迅猛异常能击杀搏打的鸟中强者,充满了敬畏,充满了神秘。既神往它的威武刚健,又惧怕它的残暴嗜杀。于是,赞鹰、爱鹰、仿鹰、捕鹰、驯鹰,人类与鹰结下了不解之缘。


在世界各地的文化中,随处可见鹰的影子。美国的国鸟白头雕就是鹰,西部某印第安人部落以“鹰”命名,俄罗斯、英国、波兰、墨西哥、智利等国都把巨鹰绘在国徽、军旗上。在欧洲,甚至流传着美丽的神话:一对青年男女倾心相爱,残忍的魔法师却让他们永世分离,男子一到夜晚就变成一只狼,而女孩则白天变为鹰,这样朝来夕往,他们永不相见。最后,是爱的力量使鹰衔住了解脱魔法的宝物,这就是有名的 “鹰狼传奇”。马克思和恩格斯事业和学说的继承者、全世界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革命导师和伟大领袖在谈到无产阶级革命家倍倍尔、卢森堡的错误与机会主义者做比较时引用了俄国一个著名的寓言:“鹰有时比鸡还飞得低,但鸡永远不能飞得像鹰那样高”。这个寓言形象地道出了鹰独具的特点和品质。可见,众多民族不仅文化中有鹰,而且还把它作为正义、勇敢、英雄的象征和化身。


中国的天空,也因为有了鹰的飞翔,而显现出一种磅礴大气、高远和豪迈,富有了一种深厚的、浓烈的生命意味;中国文化因为有了鹰的文化内涵而阔远,而深沉。鹰文化是以人为本位的文化,人的社会与鹰是产生鹰文化的两大基本要素。所谓鹰文化,是指人们所赋予鹰的人文概念,即缘鹰而生成的关于人类与鹰、人们关于鹰的社会性认识与感悟的文化。历代人民在长期的崇鹰、爱鹰、学鹰、写鹰、画鹰、颂鹰、护鹰的实践中创造了独具特色的鹰文化。


鹰在中国人心中永远是雄姿英发、不畏艰险的形象。古人称鹰为“鸷鸟”。所谓“鸷”,就是凶猛的意思。屈原在《离骚》云:“鸷鸟之不群。”王逸《章句》也云:“言鸷鸟执志刚厉,特处不群,以言忠正之士,亦执分守节,不随俗人,自前世固然,非独于今,比干、伯夷是也。”屈原以鸷鸟自比,表明自己刚强正直、卓尔不群。反映了古人对鹰的崇敬。古人把隼称为“祝鸠”,凶猛叠加,疾如电闪。或栖于海湖之地,捕猎野鸭;或霸于水天之处,驱赶鸥鸟,“为疾飞之鸟”。古人对雕的描绘也非常细致,说它似鹰而大,尾长翅短,强悍有力,能搏鸿鹄、逐獐鹿。秃鹫的整体形象虽然令人望而生畏,但体形雄健,飞翔姿态优美、飘逸,给人一种神秘的感觉,在产地常被誉为“神鹰”。人们也常用它的名字来命名突兀雄伟的山峰,如坐落于海淀区小西山风景区的鹫峰森林公园,杭州灵隐寺前的飞来峰,又名灵鹫峰等。唐代文学家韩愈的《南山》诗中也用“或宛若藏龙,或翼若搏鹫”的句子,将鹫和龙相提并论来比喻南山的雄伟壮丽。这些都折射了人们对鹰的崇拜。而正是这种崇拜又把鹰的形象升华为一种人类的自识,也使人们能在独立的文化的鹰中,获得极高的审美。


人们景仰鹰的豪迈,鹰的威严,鹰的勇猛,鹰的果敢,并将其视为美的化身。从古到今,各族人民用各种各样的形式表现对鹰的崇敬。鹰的形象频繁出现在造型艺术中。如考古发掘中屡有鹰的造型物品面世。1972年,在兴凯湖新开流发掘的一处肃慎人遗址中,出土了一件兽骨雕成的鹰头,经测定,这件骨雕鹰首至少有六千年的历史。1980年,在金上京故城东侧1.5公里处的女真墓群中,发现了以海东青捕捉一只展翅飞翔的天鹅为纹饰的鎏金铜带绔。现藏于故宫博物院的金代玉镂雕海东青捕雁纹样,再现了海东青与白天鹅生死搏斗的瞬间。


鹰一直是中国文人笔下描摹的对象。如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以“维师尚父,时维鹰扬”的诗句,生动地描写了三千年前吕尚在商周牧野之战的战场上和周武王相互配合,周军鹰扬飞击的精彩场面。唐代杜甫借对画鹰的描绘,抒发他那嫉恶如仇的激情和凌云壮志的《画鹰》诗。以及毛泽东吟唱的“鹰击长空”、“鲲鹏展翅,九万里,翻动扶摇羊角”等宏伟诗篇。一首首咏鹰诗,把鹰雄健勇猛、搏击风雨、威慑兔鼠、不唯苍天、不唯大地的浩然正气描绘得栩栩如生,特别是毛泽东对鹰形象的借用和对鲲鹏境界的展拓是中国文学史上和民族精神史上一道具有恒久魅力的风景。


鹰也是艺术家们作为艺术创作的题材。一幅幅笔墨精妙、气势磅礴的雄鹰画或字,如内蒙乌兰察布盟岩画中的《鹰图》、古代篆文中的鹰字、明中期花鸟画家林良的《苍鹰图》,以及当代杰出的大写意花鸟画家、书法家、人民的美术教育家李苦禅的《群鹰图》,作为河北的文化品牌之一的学者型艺术家黄绮的书鹰、画《鹰》,福建画家陈仁忠的《亚洲雄鹰》,以及这些“鹰之歌”展览中李荣光、耿凤阁、姜成楠、虞小风等众多画鹰名家高手的作品,或简练,或细腻,或夸张,或沉雄,或淡墨渲染,或浓墨泼染,把矫健、威猛、自由、智慧、藏而不露、傲而不骄的鹰形象、大无畏而无畏为大的鹰文化意蕴、凌云之志于“阳”,欲搏之势为“阴”,雄威之势如“刚”,矜持之态似“柔”的鹰精神,表现得淋漓尽致,尽善尽美。


总之,伴随着中华民族文明史的流传,鹰文化已渗透到文学、美学、人类学、民俗学、历史学、语言学、考古学、宗教学、医学、动物学,乃至军事、体育、美术、音乐、环境保护、生态学等众多领域。鹰永不倦怠的精神——抱负远大,目标高远,不畏风雪,不惧雨打风吹,把天空当作自己永远的家园——是中华民族勇猛精进、雄强威武精神的体现;鹰无畏无惧的精神——有钢铁一般的意志,风风雨雨的征途,不能让鹰低下高贵的头颅,即使猎人的枪口,也不能让它停止飞翔,不能让它背叛自己性格里的倔强和孤傲——是中华民族向往光明、无私奉献、自强自尊精神气魄的体现;鹰勇于搏击的精神——为自己的信念和梦想而飞翔,在喧嚣中寻找真理的永恒,最重要的是,敢于用生命的代价去搏击——是中华民族敢于斗争、威武不屈、勇于牺牲的民族精神的象征。中华文明正是依靠了这些精神力量,历经数千年不衰,流传至今。


鹰是人类的忠实朋友,在大自然中起维护生态平衡的作用,对农牧业益处日益凸现。记得一位作家曾说:鹰也和我们人类一样,同是大自然的孩子,都是为了到这世间来寻找一片绵延种族的幸福的土地,建设一个繁衍生命的美丽的家园。如今,对鹰等野生动物的保护被人们提到了议事日程,如《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中鹰被列入附录I,《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资源保护管理条例》(草案)中被列为第二类保护动物。但我们也不得不承认这样一个现实:现代社会,人们告别了图腾,告别了传说,甚至告别了滋育雄鹰的大自然,特别是当它们的生存空间随着工业化社会的壮大而日渐缩小,环境的不断恶化和食物短缺成了它们生存的最大障碍时,鹰逐渐走向绝灭,鹰矫健的身影正逐渐从我们的视野里消失。因此,改变我们生活中的陈规陋习,增强对鹰等野生动物保护和研究,实现青山绿水、蓝天白云,鸟语花香,给鹰一片飞翔、搏击与不断超越自己的蓝天,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


“积健为雄,丹心绘鹰”,让我们以鹰的矫健和无畏为“建设生态文化”,振兴中华民族展翅飞翔,奋勇搏击!


 


作者简介:河北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通讯地址:石家庄市裕华西路423  河北省社会科学院


邮编:050051


电话:13931170935


E-mail: erxu@sina.com


 


[返回首页] [关闭本页]
  • 上一条信息: 没有了

  • 下一条信息:
  • 鹰网简介 | 会员主页 | 作品展示 | 在线留言 | 名家访谈 | 书画常识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鹰文化网 地址:石家庄市中山西路322号-A-14L 邮编:055101 冀备ICP:11009888号
    联系电话:(0311)2101031 (0311))2101031 传真:0311-21010131 邮箱:lwb_mail@126.com
    技术支持:石家庄网维科技有限公司